建投策略:銅價還能上漲嗎

2022-03-11 20:01:35 來源: 作者:張維鑫

  我們認為,地緣沖突下銅價有兩條演繹路徑,溫和上漲,或急漲急跌,但無論哪一條路,短期內保持樂觀都是不變的。

  盡管在這一周銅價經歷了暴跌,但過去幾個交易日的漲幅尚不足以把銅價拖入深淵。于是,對于這一次銅價下跌,我們可以認為是短期刺激降溫,銅價回歸經濟基本面主導,延續溫和上漲趨勢。如果未來地緣沖突有新的變化,銅價則有望再一次出現急漲。

  因此,我們依舊建議輕倉多單,押注銅價上行。

  3月4日,倫銅最高漲至10707.5美元/噸,較5月份的歷史高點僅差40美元/噸,而滬銅主力最高也一度漲至74560元/噸。原油價格繼續上行,WTI原油收漲至115美元/桶,布倫特原油收至118美元/桶。在這樣一個位置,一個問題自然浮現腦海,銅價還能漲嗎?對此,不妨對未來做一個猜想:

  情景一:如果俄烏沖突得到較快的解決,或者歐美的制裁始終保留底線,則俄烏沖突僅僅是一個地區性問題,能源供給平衡不會被打破,價格回歸理性,則銅價將基于短期經濟形勢的好轉而得以保持溫和上漲。

  情景二:如果對抗加劇,歐美不惜一切施以制裁,相關商品供需平衡被打破,能源價格迎來暴漲,隨后全球陷入衰退,此時銅價大概率將遭遇暴漲暴跌。

  綜合而言,一個可能是始終保持溫和上漲,但漲幅不大,另一個可能則是短期內大幅上漲,然后迅速拐頭,迎接劇烈下跌。于是,我們的選擇依然是堅定持有多單,當價格出現加速上漲時,才考慮減倉,遠離牛市最后的瘋狂,規避風險。

  我們暫時未考慮俄烏沖突進一步擴大的情形,一是因為認為其可能性不大,二是在策略建議中已經隱含了這一風險的應對,如輕倉參與,嚴設止損。

  我們做出上述兩個猜想的基礎來自兩個方面,一是關于理性和非理性的思考,二是過去三次石油危機給出的經驗規律。

  一、 關于理性與非理性的思考

  我們在分析俄烏沖突對銅的影響時提到這樣一個先后次序:

  首先,沖突爆發導致市場恐慌,打擊信心,增加避險需求,甚至妨礙歐洲經濟復蘇,這是利空銅價的。但是,這個影響通常是較為短暫的,不會長期成為市場主導力量。

  然后,沖突的后續影響將成為銅價上漲的助推力量,促使銅價走高,這里面包括俄羅斯出口受到限制從而影響全球銅供需平衡性、能源價格大漲帶來的成本驅動和石油價格大漲給銅帶來的溢價效應。俄羅斯每年向全球凈供應精煉銅約50萬噸,銅礦的開采需要消耗大量能源,石油與銅都是當代社會重要的大宗商品,價格本身具有極強的同向性,石油價格大漲會使得銅享受溢價。以上邏輯是建立在俄烏沖突后續事件之上的,如制裁的持續和升級,我們認為這也是當前市場交易的主要邏輯。

  最后則是全球遭遇通脹威脅,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。這將使得商品價格受到預期壓制。這一點在短期內無法得到體現,但長期過高的能源價格必將壓制經濟增長,嚴重時將導致經濟陷入衰退。如果經濟遭遇衰退,商品價格終將崩盤。

  如果我們假定市場參與者都是理性的,他們知道能源、基本金屬價格的大幅度上漲會導致制造業和消費者無法承受,經濟最終會陷入衰退,商品價格也將暴跌,于是他們雖然看漲商品價格,卻小心翼翼地不會將其推到太高的位置。這種情況下,價格的上漲將保持著一個溫和的速度、平緩的斜率,主導因素是經濟形勢和供需基本面,可以稱之為良性上漲。但是,市場參與者并不總能保持理性。當市場上出現了新的刺激因素,或者僅僅是因為價格在一段時間內持續地上漲,就會有越來越多人忘記潛在的風險,認為它未來還將進一步上漲,于是,預期的自我實現將使得價格加速上漲,直至擊鼓傳花的游戲結束。

  這里出現的兩條演化路徑:一是價格緩慢上漲,在未來也緩慢回落,更遵循經濟形勢和供需基本面變化,年內整體上保持高位寬幅震蕩,二是價格暴漲后暴跌,徹底進入熊市。

  二、 三次石油危機的經驗規律

 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,石油輸出國組織(OPEC)為了打擊對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國家,宣布石油禁運,暫停出口,造成油價上漲。1973年12月份,原油均價從年初的2.1美元漲至4.1美元,次年1月份再度暴漲至13美元,隨后也一直保持在10美元以上運行。油價的持續高位給經濟造成了巨大壓力。1973年全球GDP增長6.33%,但1974年僅有1.94%,1975年進一步降至0.75%,全球經濟增長幾乎停滯。

  1978年底伊朗發生推翻巴列維王朝的革命,社會和經濟出現劇烈動蕩。從1978年底至1979年3月初,伊朗停止輸出石油60天,使石油市場每天短缺石油500萬桶,約占世界總消費量的1/10,致使油價動蕩和供應緊張。世界石油市場的原油供應突然減少,引起了搶購原油的風潮,油價急劇上升。這一潮頭剛要過去,1980年9月20日伊拉克空軍轟炸伊朗,兩伊戰爭爆發。兩國石油生產完全停止,世界石油產量完全受到影響,產量劇減,全球市場上每天都有560萬桶的缺口,打破了當時全球原油市場上供求關系的脆弱。1978年底,原油均價約為13.2美元/桶,至1979年中已經漲至33.5美元/桶,年底時已經逼近40美元/桶。1979年,全球經濟仍然實現了4.16%的增長,但1980年增速降至1.86%,1982年進一步降至0.53%,全球經濟陷入衰退。

  1990年8月初伊拉克攻占科威特之后,遭受國際經濟制裁,使得伊拉克的原油供應中斷,石油價格大幅上漲。世界銀行石油均價數據顯示,1990年6月國際油價平均約為15美元,10月份則飆升至34.5美元。不過,國際能源機構啟動了應急計劃,每天將250萬桶的儲備原油投放市場,原油價格快速回落。1991年一季度末已經降至18美元附近。盡管這一次石油價格并未長期維持在高位,但全球經濟依舊嚴重受損。1990年,全球GDP增速下滑至2.98%,1991年則進一步降至1.51%,全球經濟增長明顯放緩。

  以上所述的3次石油危機,都伴隨著顯著的供應縮減,這與2000之后的油價大漲不同,與當前所處的環境則有相似之處。歷史規律告訴我們,由于供應問題導致的石油危機,最終都引發了嚴重的經濟危機。于是,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擺在了我們面前,如果俄羅斯真的受到嚴厲制裁,致使其石油出口大幅縮減,那么2023-2025全球經濟遭遇衰退的可能性極大。在這種情況下,正如過去在石油危機中表現的那樣,銅價將迎來暴漲暴。

   1973年底,銅價已經突破了歷史高點,但在油價大漲之后,銅價進一步上漲,至1974年二季度初漲至3000美元/噸,較1973年底上漲近37%,隨后快速下行,至三季度初已破2000美元,1975年初至1200美元/噸,幅逾60%。

  1979年全年,銅價圍繞2000美元中樞波動,這一價格水平已經是銅歷史價格的上限區域。1979年11月至1980年2月,銅價從2000美元上漲至2900美元,漲幅45%,隨后快速下行,4月份時已重回2000美元。

  1990年時,銅價早已越過牛市高點,且石油價格的波動時間較短,銅價受影響較小,走勢基本遵循經濟形勢與供需基本面。

  三次石油危機告訴我們,如果石油價格大幅上漲并能穩定在高位,銅價大概率也將迎來大漲。但是,供給端引發的石油危機會很快引發經濟危機,銅價又將迎來暴跌。2022年,全球已經面臨高通脹的挑戰,如果能源價格因俄烏沖突進一步上漲并持續高位,則全球經濟將遭遇巨大壓力,經濟危機爆發的可能性也將顯著上升。所以,如果第四次石油危機真的到來,我們將看到商品市場最后的瘋狂,如果沒有到來,則能源價格漲勢放緩,銅價將得到來自宏觀經濟回暖的支撐,溫和上漲。

關注同花順財經(ths518),獲取更多機會

0

+1

回復 0 條,有 0 人參與

禁止發表不文明、攻擊性、及法律禁止言語

請發表您的意見(游客無法發送評論,請 登錄 or 注冊 網站)

評 論

還可以輸入 140 個字符

熱門評論網友評論只代表同花順網友的個人觀點,不代表同花順金融服務網觀點。

最新評論

查看更多評論
  • 北化股份
  • 迪威迅
  • 南威軟件
  • 浙江建投
  • 遠方信息
  • 美利云
  • 中富通
  • 宋都股份
  • 代碼|股票名稱 最新 漲跌幅